Banner

花200多万买的“洋挖机”故障频发乐山老板维权

2021-05-27 12:00

  巫海银融资租赁一台价值200多万元的沃尔沃原装进口挖掘机,合同签约地原本在乐山城区,卖方办回的正式文本却把签约地填成了成都市,并且将承租合同争议仲裁地点定在北京市

  乐山新闻网讯(热线记者 李 宁)“请告诉你身边的朋友,千万不要再以融资租赁的方式购买沃尔沃挖机!更不要轻易相信所谓原装进口。三年多以来,因为挖机故障频发,我不仅一分钱没赚到,还倒贴100多万!”

  巫海银还向记者发来了湖南受害者与其雷同的遭遇:卖家曾扬言称,你们走法律途径,必须去我们指定的法院,法律程序有一审、二审,看谁钱多,看谁拖得起

  41岁的巫海银为乐山市沐川县富和乡人。受地域经济条件的局限,巫海银秉承了沐川人坚忍的毅力和实干精神。2011年,巫海银在成都从事汽配经营小有成就后,准备试水工程施工领域大展宏图。

  2011年2月14日,巫海银应“VOLVO”乐山配件营销部负责人古某之邀,在金鹰山庄参加了“沃尔沃”挖机定货会。定货会上,巫海银现场缴纳了1万元定金,准备购买两台产地韩国的原装进口挖机。

  巫海银后来才知道,古某还是“四川顶峰工程机械销售有限公司”(下称四川顶峰)乐山办事处(本地未注册登记)的负责人。古某一直在同一门市、以双重身份在乐山开展业务。因为,四川顶峰公司才具备“沃尔沃”挖机销售代理资质。

  2011年2月23日,在古某的游说下,巫海银借用大哥的房产证作抵押,与所谓四川顶峰乐山办事处“签订了许多空白的融资意向协议书和首欠款还款协议”,准备“按揭”购买一台总价达200多万元的原装进口沃尔沃挖机。巫海银称,由于没有经验,他并没有仔细阅读协议条款,只是不停地按手印、签字。

  同日,据约定,巫当即支付20万元首付款,在未来36个月内,巫须按合同约定,每月按时向专项账户汇入10万元(前6个月)至5万元(后30个月)的按揭款。

  同年3月2日,就在巫海银尚未领到正式协议文本之前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从乐山办事处提走新挖机,投入到“乐自高速”施工作业。

  同年4月6日,巫海银领到古某从成都办回的前述多项协议和供货合同的正式文本。合同签约地填的是成都市,承租合同争议仲裁地点定为北京市。所有这些变更,正是巫海银后续维权的“拦路虎”。

  巫海银还发现,他“按揭”购机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化:四川顶峰公司以按揭方式向“沃尔沃汽车金融(中国)有限公司”供货,巫海银从沃尔沃公司租赁使用挖机。此外,还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家与四川顶峰合作的担保公司。

  巫海银称,当他发现“洋挖机”故障频发、身份存疑时,他似乎觉得自己已被“套牢”。

  从2011年3月17日起,“洋挖机”投入使用仅两周时间,便不断出现各种“疑难杂症”,巫海银从此不停地与乐山办事处交涉、致电四川顶峰公司客服投诉,客服人员不堪其扰,曾将他的电线日,该挖机左、右驱动马达齿圈同时脱落,链条严重啃缺损坏,挖机行走无力、异响。巫比对发现,机配挖斗与正品比较无“VOLVO”标识。

  3月28日,巫发现该挖机旋转机构漏油,最终导致油封损坏。同日,挖机发动机机盖漏油。3月30日,挖机大臂液压缸螺栓脱落,挖机停工两个工作日待修。

  巫海银向记者出示的维修清单、维修图片、视频录像均证实,四川顶峰公司多次派人到工地维修挖机。

  但是,当卖方告知随机挖斗是“试验用斗”后,他便坚持要求更换原装挖斗,未果。自2011年3月至9月期间,巫海银不断向四川顶峰客服电话投诉。

  同年9月,巫发现他的手机无法拨通客服电话。“我用其他手机能打进去,才知道我的电话被拉黑了。”巫交涉后,客服人员才解禁其号码,原装挖斗于2011年12月底得以更换。

  巫海银仔细观察发现,“洋挖机”一条履带的链条、链轨、导向轮磨损异常,是因为驱动轮与导向轮设计不对称,致链条与导向轮错位至少2公分。此外,新挖机驱动无力,他怀疑驱动马达存在设计缺陷。

  2011年4月27日,卖方以巫海银未如期兑付按揭款为由,将正在施工作业的挖机摇控锁机。

  2011年5月5日,四川顶峰公司相关负责人赶到乐山,首次与巫海银正面协商。顶峰公司同意对磨损的链轨、链条、张紧油缸、行走驱动齿圈进行免费更换,并将质保期延长至2013年9月1日。

  尽管巫海银对这种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,但是,为了让被锁停的挖机“复活”,他只好无奈地向指定账户打入了5万多元按揭款,还按卖方要求加汇了500元开机费。

  类似情况在2012年7月、8月重演。这两月,巫因资金周转不灵分别延误几天打款,卖方立即将挖机摇控锁机,致挖机连续停工两个月,巫只好租用挖机施工作业。其后,卖方提出必须再汇2000元开机费方可使用挖机,巫郑重发去律师函后,幸免。

  “我要求他们必须更换挖机底盘,才能解决根本问题,但他们解决不同意。另外,挖机行走无力,更换一个驱动马达需要24万元,我个人更换不亏死?”巫海银坚持认为,厂方不满足他的要求,“洋挖机”随时可能“罢工”。

  2012年2月至5月,巫海银一边与厂方交涉,一边向市消协、市商检局、国家工商总局投诉,均未果。柏杨工商所消协查明,四川顶峰乐山办事处未在本地注册,市商检局也无从查证该挖机为“原装进口”。

  国家工商总局市场规范司接到巫海银投诉后,立即回复并责成乐山市工商局调查处理。其后,乐山工商局经检支队再次介入调查,结论与柏杨工商所一致:本地工商部门无管辖权。无奈之下,市工商局遂将总局督办回复转交成都市工商局。

  巫海银称,成都市工商局给出的回应为:“你凭啥子说人家的产品不是原装进口?你能不能出具质检报告?”巫无言以对。

  2013年4月29日,“带病”运行的“洋挖机”在“乐自高速”施工作业中,其小臂油缸总成突然断裂。巫海银百思不得其解:“挖机挖的是放过炮的砂石,挖臂受力并不大,怎么会出现这种怪事?”巫海银拍摄的照片显示,断裂面有陈旧油迹。

  厂方建议,双方各出4万元,更换断裂部件,巫海银不从,只好将断裂部件焊接使用。

  日前,乐山新闻网记者赶到乐山城区某建筑工地实地采访,挖机师傅王某称,他开挖机已有7年时间,从未见过小臂油缸总成断裂的现象,也很少见过挖机驱动链条与导向轮错位如此严重。

  王师傅还介绍,目前,挖机月租金市场价为6万元,巫海银的挖机每停工待修一天,乐橙面临2000元损失。巫海银称,他目前已经倒贴100多万。

  日前,记者致电所谓四川顶峰乐山办事处古某采访,对方称:“你去找成都总公司,我们公司在成都。”古某还拒绝提供成都公司相关负责人联系电话。

 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,位于乐夹路西南农贸市场对面的“VOLVO”汽配营销部已搬迁至棉竹镇新街,玻璃门上仍然贴有“四川顶峰”字样。

  与周边其他挖机销售商相比,该营销部未停放一台成品挖机。但值班人员朱小姐称:“刚刚卖完了,会摆起(成品)卖。”

  另据记者网络检索发现,2013年,网爆沃尔沃挖机负面新闻不断。(以下均为2013年度)。

  1月11日,搜狐财经转载《中华工商时报》报道称,重庆刘先生新购一台沃尔沃挖机,“发动机故障频出,修6次未果”。

  7月5日,华龙网发表网评:“沃尔沃挖掘机,别在中国市场为自己掘坑。”同日,有网评抨击沃尔沃客服的回应傲慢无理:“6辆才坏2辆,还有4辆是好的嘛!”

  8月1日,北青网报道称:“沃尔沃挖机质量问题不断,商家、经销商互相推诿”。

  10月24日,邹建平在湖南消费投诉网称:“沃尔沃问题挖机78万挖机只能工作39小时”。

  11月25日,光明网汽车频道报道:“沃尔沃挖掘机质量问题频发遭集体声讨”。

  严律师认为,针对本案,消费者若怀疑所购挖机有质量问题,可以将销售方、厂家一起告上法庭。本案适用举证倒置原则,销售方、厂方有义务举证该商品属原装进口,并提供系列配套手续。

  严律师称,本案难点在于,对方将合同签约地填为成都市,巫海银要主张权利,须向成都市工商、质监、海关、法院等部门主张诉求。

  严律师告诫广大消费者,若要以融资租赁方式购买大宗商品,买方在签订协议之前,一定要仔细阅读每一条款,最好请个律师现场把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