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ag九游国际五年内六次召回 旧伤未好又添新疾 北京现代

2021-05-27 12:01

  “这款车买来以后真的是不省心,前前后后召回了好几次,但现在还是有起步顿挫和烧机油现象。”5年前,河南郑州的王震鹏(化名)购买了一辆北京现代途胜1.6T双离合两驱智能型SUV,但接连的几次召回令他对该车很是失望,“我去咨询过4S店,他们的意思是这款车发动机多多少少有点设计缺陷。最近看新闻说途胜又要召回,真是闹心。”

  近期,途胜车型即将开启新一轮召回,本次召回的原因是由于车辆的HECU(液压电子控制单元)内部可能发生短路,极端情况下会导致发动机舱起火,存在安全隐患。自2021年3月16日起,北京现代将召回2015年5月12日至2018年12月14日期间生产的全新途胜及2018年8月27日至2019年3月23日期间生产的第四代途胜汽车,共计约42.52万辆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召回时间选择在“国际消费者权益日”之后开展。截至发稿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多位处于召回范围内的途胜车主均未收到4S店通知。

  “我们的召回在新闻、网络、电视台等渠道都可以查询到,您可以提交完整的车架号,我来帮您查询车辆是否在召回范围内。”当记者拨打北京现代客服热线询问车主为何没有收到召回通知时,得到了客服人员这样的回答。

  事实上,北京现代途胜车型自2015年换代以来,不同年款批次车型先后经历了6次召回,召回原因分别涉及车辆的双离合变速器、后牵引臂、驻车制动踏板臂、发动机等多个零部件。

  在前后几次召回中,最令王震鹏感到气愤的是2018年10月,北京现代以“低温短距离行驶时发动机机油液面升高,可能造成发动机故障指示灯点亮甚至发动机损坏”为由发起的召回。此次召回涉及2015年8月17日至2018年9月18日期间生产,搭载1.6T发动机的40.03万辆途胜,解决方案是为搭载1.6T发动机的全新途胜汽车升级发动机ECU程序,并在暖通出口管路内加装衬套,抑制机油液面增高,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“可能因为我们那边不算很冷,加上我跑的路况也比较好,召回前没有发现机油增多现象,ag九游国际,但召回后车子的动力明显变差,百公里油耗比以前还多了1~2个。”王震鹏对记者表示,在去4S店要求“降级”发动机ECU版本遭到拒绝后,其通过汽车论坛才得知有相同遭遇的车主远不止他一个人。

  在某汽车投诉网站上,有关2015款途胜的投诉数量达到5532次,是2018款途胜投诉量的3.37倍,2019款途胜的80.17倍。其中,仅发动机功率不足和油耗高的投诉就分别出现了1303次和1220次。

  “从召回升级发动机程序和变速箱程序以后,车辆出现动力减弱、延迟、油耗增加和换挡顿挫,现在还出现天窗异响,安全带不回位等小问题。主要还是召回以后的动力问题,不应该因为一小部分极寒天气导致的机油增多而让全部车召回,应该因地制宜给车主自己选择。现在的诉求是恢复出厂程序,因为我的车没有机油增多,不需要升级程序。”一位车主在投诉中这样描述自己车辆的状况。

  在某汽车论坛中有车主提供了一张途胜1.6T发动机首次升级ECU后的数据分析图,图中显示当车辆转速为2341RPM时,目标指示扭矩141.2N·m、实际扭矩为最大扭矩的35.7%、发动机损失扭矩16.8N·m。而按照途胜1500转~4500转达到265N·m最大扭矩来计算,当前输出扭矩为(最大扭矩265*35.7%)94.6N·m,加上损失的16.8N·m,实际扭矩为111.4N·m,与目标扭矩141.2N·m足足差了29.8N·m(缺失扭矩21.1%),意味着召回后发动机的实际动力与厂商标称的数据相比存在20%以上的缺失。

  2019年1月,因第一次召回后机油增多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,甚至新增了动力下降、油耗增多等问题,江苏、河北、陕西、北京等多地途胜车主曾去北京现代4S店集中维权,甚至有十多位途胜车主来到北京现代位于北京顺义的工厂进行维权,要求厂家负责人直面问题给出解决方案。

  各地接连发生的多次投诉迫使北京现代实施第二次召回。2019年9月,北京现代再次召回同一批次途胜汽车,召回原因为“召回范围内部分车辆由于设计原因,车辆持续在低温环境下短距离行驶时,发动机机油液面会增高,机油液面增高到一定程度时可能出现发动机故障指示灯点亮,如果在这种状态下持续运行车辆可能造成发动机损坏,存在安全隐患”。

  此次召回给出的解决方案除了再次升级车辆ECU,还包括更换加装节温阀的发动机上水管,以更好抑制机油液面增高并消除上次召回带来的动力性下降问题。

  对于途胜车型的机油增多现象,汽车分析师万春雷认为:“缸内直喷发动机容易出现‘机油增多’问题,主要原因是这款发动机在燃油喷射方式上存在技术痛点。由于喷射距离和活塞环、缸壁之间距离较近,会导致汽油的喷射压力不足,容易让未充分燃烧的汽油顺气缸壁与活塞环之间的间隙进入曲轴箱,当未充分燃烧的汽油混入机油后,又未从曲轴箱通风系统排出或进行二次燃烧,就会出现机油增多的情况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低气温环境和短距离行驶会使机油增多的情况加重,因为气温较低时,混入曲轴箱的液态汽油和水更难完全蒸发。而短距离行驶中发动机始终无法维持较高的温度,曲轴箱机油中的汽油和水就一直挥发不出去,导致机油液面增高。

  有观点认为,从技术角度而言,这是涡轮增压技术发展的一个技术难题,在追求低油耗与高性能之间需要有所取舍。一位第三方汽修技师表示,ag九游国际机油升高现象学名叫燃油稀释,目前尚无机油升高带来危害的直接案例,只是存在理论上的危害性,部分涡轮增压发动机采用的缸内直接喷射技术,特别是喷油器侧置的方案是引起燃油稀释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  根据多位车主反馈,北京现代方面对车辆的两次召回维修措施除了升级发动机的ECU外,还有对发动机上水管的加装和改进。汽修专家单方晓曾在贵州卫视《汽车评中评》节目中表示:“第二次召回是在暖风的上水管上加了一个节温阀,比第一次召回的方案是要好的。因为原先的方案是在暖风的上水管内加了一个衬套,也就是说,无论是车凉的时候还是车热的时候,它都会让上水管变细。但变细会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当需要大量的热量时,热量供给可能不足,暖风效果其实会大打折扣。而现在换了一个节温阀之后,它就解决了这个问题,暖风的流量和控制上,与车辆原来的状态是没有区别的。”

  单方晓表示,给发动机ECU升级,意在调整喷油时机和喷油压力,再辅助以点火时间调整,尽可能让汽油雾化和燃烧更充分,减少汽油留在气缸壁上的几率。至于对上水管的改进,则是为了让发动机尽快升温,促使混入机油中的汽油挥发。

  召回后,部分车主表示自己的机油增多问题已得到解决,但同时仍有部分车主反馈,机油仍旧增多,并出现乳化现象。“就像一个人天生残疾,能后天给他植入成完整的人么?”来自安徽的途胜车主张先生表示。

  机油增多的问题还未完全解决,又有部分车主在召回后发生了烧机油的现象。天津车主张先生向记者说道:“我前阵子去保养,看到几辆途胜,因为烧机油在拆发动机换活塞环,已经‘面目全非’。我问了一个比较熟的维修师傅,他说烧机油和涡轮没关系,只能拆发动机,问我需不需要解决,我拒绝了。如果不大修,师傅给出的建议就是每1000公里加一点(机油),也没什么特好的办法。”

  事实上,因为途胜车型先后出现的各类问题,车型销量已出现“雪崩”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2016年现代途胜车型的全年销量为17.66万辆,月均销量超过1.45万辆,而2020年该车型的销量仅为3.13万辆,月均销量不足3000辆,较2016年下滑82.28%。

  不仅是途胜车型,2020年北京现代全年累计销量为50.2万辆,这一数字与该品牌在2020年初制定的年销75万辆目标相比,完成率仅为66.9%,与2019年北京现代全年零售销量相比则下滑28.7%。这也是北京现代连续第四年出现销量下滑。

  尽管接连推出第十代索纳塔、第七代伊兰特、全新ix35、全新一代名图等新品,但北京现代的销量依旧未出现明显回暖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1年1~2月,北京现代累计销量约为6.92万辆,市场份额为2.07%,较2020年2.6%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滑了0.5个百分点,且车企销量排名已跌出前15位,与第15位的奇瑞汽车存在2.35万辆的销量差距。

 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有不少途胜车主已经将车辆出售,后续也选择了其他品牌。“不管怎么样,如果换车,不会再选择北京现代。”王震鹏对记者表示。

  近日,北京现代方面宣布,第五代途胜L即将在中国市场推出。新车基于现代i-GMP平台打造,途胜L也是该平台下的首款SUV车型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途胜L将搭载1.5T GDI发动机,采用CVVD连续可变气门持续期技术,最大功率为147kw,最大扭矩为253N·m,同时搭配第二代7速双离合变速箱。据了解,这款发动机此前已经搭载在了第十代索纳塔和全新一代名图之上。

  “新一代途胜的外形挺成功,基本90%以上还原了概念车,但北京现代这几年因为1.6T和干式双离合的动力搭配屡屡遭受指责,希望新款不会再有老款的现象。”一位现款途胜车主在第五代途胜L的新闻下留言道。